当前位置:主页 > 叫做自然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评论339条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本刊在286期第一次评论了亚爵Royce Audio的S-22喇叭,在那篇评论之前,这款喇叭的原型更早在十年前就已研发完成,算算时间,亚爵投入喇叭研发的时间已经超过十五年。我要感到惭愧,因为直到现在,我才第一次仔细坐下来聆听亚爵S-28书架喇叭的表现,也才发现这款喇叭的可贵之处。亚爵吴先生不善行销宣传,是低调诚恳之人,这些年来虽有参加音响展,但是从不大肆宣扬自家喇叭的特点,只是谦虚的听取众人意见,长年不断的微调自家喇叭的特性。当我得知他为了研发喇叭,已经卖掉好几栋房子时,我简直不可置信,一方面对他的坚持与执着佩服不已,一方面也对他的作品没有得到市场应有的重视感到可惜,希望藉由这篇报导,让大家更进一步的了解S-28的珍贵实木箱体、独到的设计理念与优质声音表现。

实木箱体的迷思

亚爵喇叭第一个最主要的特点,是完全使用花梨木打造的喇叭箱体。音响界採用实木打造箱体的厂家非常少,音响迷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义大利喇叭厂Sonus Faber,但事实上他们的喇叭并非纯实木箱体,而是同时使用了MDF与夹板打造箱体。由此看来,亚爵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完全使用高密度花梨木打造喇叭箱体的厂家。

为什幺市面上使用实木打造的喇叭那幺少?音响界有各种说法,有一说是实木的密度与纹理特性不像MDF稳定一致,所以用实木打造的喇叭,可能每一对声音都略有差异。另一种说法则是实木历经长时间之后容易变形龟裂,所以不适合用来製造喇叭。上述两种说法其实都没错,但是绝非无解难题。音响业界避而不谈的是,实木箱体其实有更多的优点被大家所忽视,而一般喇叭厂不用实木打造喇叭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实木的成本太高、原料取得不易,而且加工极度困难费时,唯有经验丰富、技艺精湛的工匠才有本事执行。恐怕也只有像吴先生这种理想主义者,才会不怕困难也不顾商业考量,坚持做出这种完全不合成本的实木喇叭。

珍贵的花梨实木

在探讨亚爵实木喇叭的优点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他们的实木箱体到底有多珍贵。亚爵的实木箱体採用来自缅甸的花梨木打造,说花梨木,大家可能不甚熟悉,但是如果说花梨木是紫檀木的一种,大家或许就比较可以感受到这种实木的珍贵与稀有性。缅甸盛产亚爵使用的大果紫檀,不过近年因为过度砍伐,2014年已被缅甸禁止出口。亚爵目前使用的是缅甸出口禁令颁布之前引进台湾的花梨木,已经历经长年风乾存放,材质特性早已趋于稳定。为了确认用这种花梨木打造喇叭可以历经时间考验而不变形,吴先生打造的第一对喇叭甚至在家中存放了十年都没有正式对外发表,直到确认品质历久弥新,才决定上市销售,可见吴先生对自家产品严谨负责的态度。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S-28的专用脚架也完全使用花梨木打造,每支重达14.5公斤,不只下盘稳固,与S-28搭配使用,声音也特别合拍。

吴先生库存的这批花梨木还剩多少?他告诉我,这批缅甸花梨木的树龄约为1,500年,目前已经所剩不多。1,500年!这个数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向他再三确认,不过吴先生肯定的告诉我,收藏这批花梨木的主人的确如此表示,果真如此。那这批花梨实木简直可比神木,而亚爵的喇叭则是不折不扣的稀世珍宝,一对45万元简直太便宜了,识货行家可能半夜都要找亚爵抢一对回家收藏!老实说,就算亚爵的喇叭不是千年花梨木製成,以花梨实木日渐稀少,原料价格水涨船高的趋势看来,S-28喇叭都依然值得收藏,未来可能还有增值空间。

精湛工艺确保百年不坏

实木原料的取得只是第一步,真正困难的其实是实木箱体的製造与上漆过程。吴先生请到台湾国宝级的木工师傅亲自操刀,因为木料珍贵,从打版开始就必须非常精準,否则整个木作工程可能全毁。S-28的箱体包含内部隔板总共需要八块木板,每块木板都要做四个以上的「榫」或「沟」,全部算来需要製作将近一百条,每一条沟或榫,都需要先打一个版,上百条的沟或榫,就必须做出上百个大小不同的版,重点是每一条沟或榫都必须极度精準,箱体组装起来才能完全密合,也才能确保实木箱体保存百年而不变形龟裂。值得一提的是,S-28的曲面侧板是用整块花梨木切削打磨而成,无法直接弯曲实木成型,这种结构更增加了箱体接榫组装的难度。要做到这种水準,只能靠老师傅的经验与工艺,机器大量生产无法取代。

箱体组装完成之后,接着进行上漆工作。亚爵喇叭上的是罕见的「生漆」,也就是纯天然的植物漆,原料取自于漆树的汁液,没有毒性、没有味道,当然也不用混入化学溶剂。生漆为何罕见?因为能从漆树萃取的量极其稀少,所以价格昂贵,有「液体黄金」之称,唯有最顶级的木製艺术品或乐器才会採用。

涂布生漆的工艺是另一门快要失传的学问,上漆之前,漆工师傅必须花费五到六天将箱体完全抛光,才能开始上底漆,上漆之后要等待两天,等漆完全乾了之后,必须全部磨掉,再上第二层漆。这个磨掉再上漆的工作需要反覆进行七到八次,才能确保生漆完全深入木材,与木材结合,漆工完成之后的箱体不但防潮、防蛀,还非常耐磨,越磨越亮,越有保护效果。

了解了吗?要打造一个完美的实木箱体,必须经历如此繁複的工法,耗费如此漫长的时间,投入如此昂贵的成本,难怪吴先生会把他的实木喇叭当做艺术品看待。你说一般喇叭厂有可能製造这种实木箱体,还为它涂上如此稀有昂贵的生漆吗?绝对不可能。亚爵的实木喇叭有多珍贵,由此可见一斑。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实木箱体完全以接榫胶合方式组装,唯一需要用到螺丝固定的只有单体与背板端子。

排除箱内吸音材料的音染

接下来谈S-28的声学设计。吴先生用实木打造箱体,绝不只是因为它很珍贵,而是因为实木箱体是他设计理念的重要一环。吴先生将一般喇叭箱体分为两类,一类採用坚硬的铝合金等材质打造,藉以抵抗箱体共振,问题是再坚固的箱体也不可能完全排除共振,每种材质的振动,都会产生材质本身的音染,金属箱体产生的高频段铃振音染,对于小提琴等木质乐器与人声的重播是一种干扰。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独特的箱内结构,是S-28不用箱内阻尼却没有箱音困扰的关键,箱内除了有一块隔板构成低音通道之外,还有两支圆柱补强箱内结构,箱内气压从底部前方与两侧的缝隙流通,到底这是低音反射式还是传输线式设计?吴先生说都不是,这种构造是他经过无数次试作之后,自行研究出来的箱内结构。

至于另一类箱体,则是用MDF打造,这种箱体抵抗单体背波的能力不足,更容易共振,必须在箱内填充吸音阻尼消除箱音,问题是这些吸音材料会延迟声波能量释放,而且只能吸收部分频段,反而成为另一种音染的来源。

亚爵的实木箱体则介于上述两类箱体之间,他使用的花梨木密度够高、质量够重,抵抗共振的能力接近金属箱体,但是却没有金属铃振问题。他的实木箱体并非不会共振,但是实木产生的共振,较为接近自然乐器的质感,经过适当的控制之后,可以达到类似木质乐器的Tonewood调音效果,让箱体共振与音乐重播自然融合。

另一方面,因为实木箱体比MDF材质坚固许多,所以吴先生直接捨去任何箱内吸音阻尼,一举排除吸音材料的音染问题。老实说,吴先生的箱体设计理念非常先进,也非常大胆。近年少数喇叭厂的确也开始注意到箱内阻尼的音染问题,设法降低箱内阻尼的用量。问题是要完全排除箱内阻尼,实在是非常困难的设计,处理不好,箱音将会严重干扰音乐重播。原本我担心S-28很难完全避开这个问题,但是实际聆听之后,我必须承认吴先生真的成功了,S-28不但没有箱音,而且声音毫无空洞模糊迹象,音质密度极其自然。用吉他拨弦音乐测试,最能试探箱体音染的影响,吉他拨弦的瞬间能量极强,箱体一旦共振,拨弦的清晰度与速度感就会明显降低。结果呢?吉他拨弦不但速度明快,清晰分明,音质还是我所听过最美妙的一次,琴弦的音质不会太瘦太冷,而是有着适当的丰润厚度,古典吉他尼龙弦拨奏还带有迷人的甜味,这种甜味并非音染,而是古典吉他应该呈现的音色。我必须要说,S-28非常忠实的还原了真实乐器的音色。

不该被埋没的传世之宝 实木箱体喇叭

S-28使用的单体,是台湾单体厂替德国喇叭代工製造的库存,虽然不能公布厂牌,但是实力不凡。

千锤百鍊的声音美感

吴先生对于音色的呈现自有一番理论,他将音色从白色到黄色区分为1到10段,太白或太黄都不恰当,7到8之间的琥珀色,才是他认为最迷人、最高贵的音色。S-28让我听到声音,的确有着这种略带暖意的迷人韵味。吴先生到底是如何调出这种微妙音色的呢?他告诉我,他实际试作过无数不同的喇叭箱体,从中找出最合适的比例与形式。等到箱体、单体与基本分音架构底定之后,还需不断聆听,慢慢调校分音元件,才能找出最均衡迷人的声音表现,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分音线路的电脑设计软体完全无法代劳。调校过程中除了他自己聆听,还参考了许多专业演奏家、资深发烧友的意见。在试听过程中,我听了各式各样的音乐,可以发现S-28的表现十分均衡全面,而且能够深入刻划不同音乐类型的风貌与美感,从这样的表现中,我可以感受到吴先生在调音所下的功夫,如果不是经过千锤百鍊、反覆琢磨,S-28不可能那幺轻鬆自然的引出每一种音乐、每一种乐器的微妙美感。

自然和谐的人声中频

吴先生说中频是重播任何音乐最重要的频段,人声中频的表现也是他调校喇叭时最重视的项目。听卡列拉斯的演唱,嗓音的厚度与圆润感的确恰到好处,听日本电影「再会吧,青春小鸟」的高中合唱团演唱,高、中、低音声部的融合,是也我听过最和谐而自然的表现。听曾宇谦的小提琴演奏,琴音线条虽然凝聚,但是即使播放到能量最强的高音强奏,声音也不刺耳紧绷。琴音非常緻密,而且有着自然的木头共振质感,这是我在其他喇叭身上所不常听到的,这种特质让我不得不合理推测,S-28的实木箱体或许真的与吉他、弦乐器等木质乐器的重播产生了和谐的共鸣,让这些乐器演奏的声音更为自然,甚至更为真实。

最后测试低频,S-28的7.5吋低音单体可以展现非常充沛而紧实的低频,但是这跟扩大机的搭配密切相关。在试听过程中,我发现S-28特别适合搭配管机,音质音色的自然感与圆润感都颇为迷人,只是管机功率不宜太低,否则低频量感可能较为不足。如果用大功率晶体机驱动S-28,低频的确可以充分施展,但是我却发现音质偏硬,没有搭配管机那般细腻,只能说S-28对前端器材的鑒别能力非常强,搭配扩大机时,除了推力要充足,声音质感也必须够纯净,才能让S-28充分展现音质音色的魅力。

传家之宝

毫无疑问,S-28是一款值得细细品味、慢慢挖掘的好喇叭。它的实木箱体是音响界绝无仅有的用心製作,而这个箱体的确让音乐重播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化学变化,融合出自然而悦耳的迷人韵味,听的音乐越多,越能感受到这款喇叭的与众不同之处。S-28还会在本刊试听室中停留一段时间,还有很多机会搭配各种不同的器材,我想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常常窝在试听室中,不为了测试,只是单纯的想要多听听它那风韵独具的迷人美声。这是一款值得当做传家宝收藏的喇叭,不论是珍贵的实木箱体,或是绝妙的声音特质皆然。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