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叫做自然 >专属疗裎(4) >

专属疗裎(4)

评论391条

 文/逢时

专属疗裎(1)

专属疗裎(2)

专属疗裎(3)

◎第三章

邓海欣今天值班的时候,都觉得怀里揣着一颗炸弹。

不管多幺忙碌,她的手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摸向口袋里的手机──恨不得现在就把手机给扔了,最好扔到医疗废弃物不可回收的那一区!免得害她整天心神不宁……

「今天下班我来接妳。」

罪魁祸首就是这一句,今天邓海欣上班的时候,季仲轩轻飘飘地传来这封简讯,没有徵询、没有讨论,那家伙就这样给了一句命令!他以为他是谁啊!

一开始看到时,邓海欣气得要爆炸,直接就把简讯给删了。

但越想越不对劲……

从以前到现在,自己做什幺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已经算是自虐型人格。

但季仲轩呢?比起她,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虽然不像自己这般好强,但他认準一件事情,就绝对不会放弃。

当年发生了那件事之后,邓海欣真的很后悔。

她知道自己毁掉了一个人的高中生涯,看着季仲轩的笑容越来越少、整个人越来越沉默、读书念得越狠,她的心里很是愧疚。但不管她怎幺示好,即使认真地写了长信给季仲轩,他都能当着她的面直接撕掉,一点余地都不留。

这样的人,恨了她高中两年,出社会后,连同学会都没去过一场。

现在他说要邓海欣负责,那肯定是真的,绝对不会开玩笑,如果邓海欣胆敢开溜,无视他的简讯,他就真的敢闹大……

邓海欣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辈子简直没这幺进退两难过。她疲惫地值完班,走向医院门口。她没跟季仲轩说自己的班表,说了也没用,医生超时工作早就不是新闻,她其实心里抱着一点希望,最好季仲轩根本没来,或者搞错时间。

但事与愿违,她还没走到大门,就看到季仲轩站在外头的柱子边,手上拿着一个平板,耳边还挂着耳机,好像正在处理公事──天吶!那家伙是站在那里等多久了?

邓海欣心里最后一丝侥倖被无情地掐熄,冷汗从背脊滑下来,一路滴进内裤上缘,哎!太真实、太可怕了,季仲轩简直不是人!

这是一个讨债的节奏……不,这是堵仇家的风格啊!

她想也不想,拐了个弯钻进地下室停车场,这是医护人员专用的,季仲轩进不来。她直奔自己的小金龟,感觉只有回家才能有安全感。她一路开回家,连想到老妈待会的碎唸都觉得怀念无比。

她偷偷摸摸地进了家门,终于长嘘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

不出三秒,邓母从厨房幽幽飘出来,看着自己没形象的女儿,简直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终于肯回家了啊,我还以为妳躲我躲得不敢回家了呢……」

邓海欣看着自家老妈手上拿着菜刀,吓得一个激灵,怀念归怀念,还是要小心应对,免得一不小心就尸骨无存。

她正襟危坐,谄媚地笑,「哪有这种事情!是最近医院很忙。我不是让栯喜回来跟妳讲,还帮我带点衣服去医院吗?」

「就妳最忙,别人还有时间帮妳拿衣服呢……」邓母瞪她一眼。

「刚好而已、刚好而已。」邓海欣打着哈哈。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妳是我生的,我会不知道妳在想什幺?但这件事情说什幺都不可能让妳这样糊弄过去。」邓母坐下来,大有今天邓海欣不说个清楚,就不放过她的架势,「妳到底怎幺打算?妳不要我帮妳介绍,至少自己去认识,参加一些新团体,认识新朋友……」

邓海欣倒在沙发上,感觉自己彷彿是孙悟空,老妈是念个没完的唐三藏,头上的紧箍正在不断缩紧,让她头胀欲裂。

「妳不要不当一回事,我知道妳嫌我迷信,但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十几代了,都是这样,没有一个例外,难道妳会是吗?妳真的要我眼睁睁看妳绝子绝孙,一个人孤老终身?」

邓母知道邓海欣吃软不吃硬。

「我没有……」邓海欣叹了口气。

她翻身坐起来,赖到自家老妈身边,「我知道妳是为我好。」她停顿了一会,「但妳确定这对我真的是最好的吗?走入婚姻、生儿育女,所有的时间都为了家庭……」

她拉住老妈的手。

「妈,妳女儿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什幺都想争,什幺都想做到最好,我还想出国进修,到国外医院实习,我不想比别人差,不想输给任何人。妳知不知道,如果一定要孤老终生才能完成我的梦想,我真的宁愿接受这个诅咒。」

「妳!」邓母气得声音都抖了,「妳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妈,最重要的是我快乐,对吧?」邓海欣软语撒娇,靠在邓母身边,「当然啦,我也会努力,认识新朋友、参加新团体、吃饭喝茶什幺都没问题,我这双眼睛可亮的,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好男人。」

她吐了吐舌头,「至于烂男人,妳也不希望我嫁过去吧?」

邓母没说话。当然,哪有一个母亲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不幸福?

她一个人带大邓海欣,知道有一个不负责任的丈夫会有多辛苦。

她张嘴,说不出话,内心非常挣扎。她知道自己现在一旦鬆口,邓海欣就会立刻做她的快乐逍遥小鸟去了,刚刚最后说的那些话,只是给自己一个安心罢了。

但女儿都这幺说了,宁愿要梦想也不要结婚啊……

她叹气,「唉,妳自己想好就好,我也不能真的拿刀逼……」

叮咚!

邓家的门铃忽然炸了一声,邓海欣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她跟老妈都没什幺朋友,老妈是宅,她是忙,她们家的门铃一直都是装饰品,现在却响了?

谁?是谁!

但她还来不及反应──反应也只会被老妈拍死在沙发上──邓母就把大门打开了。

「你是?」邓母看着全套西装的季仲轩起了戒心。

「我是海欣的高中同学。」季仲轩笑得阳光灿烂,「敝姓季。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不好意思打扰了。」

「高中同学啊!那就是熟人啰!」邓母眼睛都亮了。

「是啊,我们以前很熟,只是毕业后失联了,最近才联络上。我今天跟她有个约会,但她好像忘记了,所以我就冒昧来接她了。」

「不冒昧、不冒昧!」邓母的头摇得飞快,眼前开满粉红色小花。高中同学,知根知底!律师事务所,年轻有为!最近联络上?哎呀!好浪漫啊!

她立刻回头,盯住正想开溜的邓海欣。

「邓海欣!妳要去哪里!没礼貌,有约会不会自己去啊!还让人家来家里接妳!妳没脚吗?」

「妈!」邓海欣暗苦,这家伙太坏了,说什幺高中很熟,两人明明快两年都没讲过话!而且老妈以前见过人家的,竟然全忘了……她不想看向季仲轩,对着老妈跺了跺脚,「妳让他走啦,我今天很累,没心情出去约会。」

「什幺没心情!妳现在就给我过来!」

「妈!妳刚刚不是说我想好就好,妳不会逼我的!」邓海欣不平地大叫。

邓母瞇起眼睛,「我有说过这种话吗?妳哪只耳朵听到的?我现在就割下来检查看看有没有问题。」

「……」

邓海欣直接被邓母打包送出门,还附带一句。

「今晚妳不用回来,我待会就睡觉锁门了,妳回来会吵到我!」

邓海欣望天,她昨天值夜班,现在回到家也才下午三点……

「走吧?」季仲轩微笑看着她。

新鲜罗勒叶打成青酱,混合薄片鲑鱼跟奶油,与义大利麵拌炒,加入阿尔巴白松露,倒入雪色的浅盘中,点缀两片薄荷叶……

邓海欣瞪着眼前的松露青酱奶油鲑鱼义大利麵,感觉自己的胃里已经装满了沉甸甸的石头,连一口都无法吃下。

「不喜欢这个口味吗?」对面的季仲轩乾净俐落地解决了一份牛排,优雅地擦擦嘴,「如果不喜欢的话,换一道吧!妳吃饱比较重要,吃饱才有体力。」

邓海欣惊恐地抖了抖,吃饱才有体力什幺的,她不想要啊……

她勉强拿起叉子,「不用了,我不太饿。」

「哦……不饿啊?」季仲轩扬眉,端起桌上红酒啜饮了一口,从头到尾视线都没离开她,「那我们可以开始了?」

「开始?不不不,我饿。」邓海欣飞快摇头。她叉起一坨麵,塞进被她咬红的脣瓣里。

什幺滋味她根本无暇辨别,谁来告诉她,为什幺她的高中同桌同学,会跟她一起在总统套房里吃晚饭啊?她的胃缩啊缩的,整个人都不舒服,看向不远处的大床,双人枕头、一条棉被、红色的帐幔……

她乾笑两声,「这里很贵吧?」

「不。」季仲轩往邓海欣的杯子里倒酒,「为了妳,一点都不贵。」

邓海欣全身的鸡皮疙瘩从脚底窜到头顶。妈呀!面对这家伙的压力也太大了,她现在好想落荒而逃,管他会不会被医院开除!继续待在这里,她都要疯掉了,她知道当年是她不对,现在让季仲轩抓到把柄,更是她的错,但──季仲轩何苦用这种分秒就要把她拆吃入腹的眼神看她啊!

他不是不行吗?

不对,他是灯光下不行,选择性不行……

邓海欣欲哭无泪,她勉强又塞了几口,看着义大利麵即将见底,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

「嗯?妳要去哪里?」季仲轩按住她的手,邓海欣感觉自己彷彿被高压电电到。

「我、我想……上厕所!」邓海欣本来是想要回家的,但对方按住她的力气这幺大、温度这幺烫,她一时胆怯,竟然缩了回来,等到她冲进厕所坐在马桶上的时候,她才后悔不已。

她抱着自己的头苦恼,眼下到底是什幺情况,外面那个家伙一声不吭就带着自己跟他来开房间,虽然目前什幺事情都还没发生,但一男一女都进了饭店,还是总统级套房,不滚滚床单,只是单纯在房内吃个晚餐,这话谁会相信啊!

至少她知道季仲轩不是单纯来这吃饭的,他是要吃她……

说实话,邓海欣也很想衣服一脱,大喊一声,来吧!闭上眼,咬着牙就过去了!

反正她对那片薄膜也没什幺特别的情感,如果真的要孤老终身,体验一次也是不错;季仲轩的鸟更是熟人了,高中就看过,前几天也才又碰面。

但……想归想,邓海欣还是不敢。

恋爱谈了好几次都失败的她,现在连交往对象都没有,就要直冲本垒。呜,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一‧夜‧情啊?

她好害怕……

她站起来在宽敞的浴室内走了两圈,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乾脆走到浴缸里,掏出手机,打给了郑栯喜。

「喂?」郑栯喜刚结束门诊,正準备回家。

「栯喜,快来救我……」邓海欣压低声音。

「啊?」郑栯喜摸不着头绪,被她吓了一大跳,「妳被绑架了?」

邓海欣整个人缩在浴缸里,还把浴帘拉上,声音压得很低。她实在是慌得没办法了,如果强硬地走人,真不知道季仲轩会做出什幺事情来,而且她心里总觉得亏欠人家;但要她白白失身?她又好害怕……

她慌乱之下,一五一十把她跟季仲轩重逢的事情告诉郑栯喜,郑栯喜也跟他们同班,当年的事情她很了解,邓海欣把季仲轩害得有多惨,更是非常清楚。

「……先不管他手上到底有多少妳偷人家检体的证据,现在他要妳陪他上床,负责治好他的这个心理疾病?」听完了邓海欣的告解,郑栯喜冷静地反问。

「对啊……」邓海欣可怜兮兮地点头,「我真的没拿,我扔垃圾桶了,我亲自打包送到……」

「那不重要。」郑栯喜果断地打断她,「重点是,他可以跟妳上床。」

「啊?」

「妳不是想要个孩子?」郑栯喜忽然开口,「妳之前来找过我,说妳想要一个孩子,我念了妳一顿,说妳根本没想好,只是一股冲动。但我知道妳会做得很好,妳会是一个好妈妈。」

「……」邓海欣说不出话来,她想了一下,才迟疑地开口,「妳要我坑季仲轩?」

「无所谓坑不坑吧。妳又不会十年后带着小孩上门去讨抚养费。」郑栯喜理智地分析,「我们都不年轻了,如果妳有机会找个还算喜欢的男人,生下自己的孩子,也算不错,不一定要走入婚姻里。」

郑栯喜的声音有点疲惫。

「妳跟妳男友……」邓海欣敏锐地问着。

「没什幺啦。只是男医师人人要,女医师人人嫌罢了。」郑栯喜自嘲地笑笑,「好了,妳去吧!Enjoy the night.」

她挂断了电话。抱歉,今天晚上的她,实在没力气应付邓海欣的问题了。

邓海欣看着手机萤幕,傻傻地愣了好久,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她才慌慌张张地抬起头。

「妳在这干幺?妳一直不回应我,我以为妳上厕所上到昏倒了!」

季仲轩皱着眉看她。

他双手抱胸,脸色有点严肃,邓海欣更加慌张了。

「我、我在洗澡!」邓海欣情急之下拉开了水龙头,挂在上端的花洒顿时喷了她一身,「你、你快点出去,我要洗澡!」她伸出手指推着他。

「……穿着衣服洗澡吗?」季仲轩指了指她身上的白衬衫。

「不、不行吗!」邓海欣还没发现问题出在哪。

「当然可以。」季仲轩忽然笑了,像是看到猎物落袋后那满意的笑容。他笑,「这样很好。」

他关掉水龙头,捲起双手的衬衫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直接一把将邓海欣从浴缸里抱出来,他看着怀里几乎全溼的邓海欣,她的衬衫紧紧贴着身躯,显露出美好的曲线跟包裹着滑嫩酥胸的蕾丝内衣。

「太好了,妳全溼了。」

《下周一待续》

本文出自《专属疗裎》尖端出版

专属疗裎(4)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