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叫做自然 >专属疗裎(5) >

专属疗裎(5)

评论506条

 文/逢时

专属疗裎(1)

专属疗裎(2)

专属疗裎(3)

专属疗裎(4)

邓海欣被轻轻扔在床中央,陷在床里,看着季仲轩慢慢靠过来,她全身每一根毛髮都在颤抖。她感觉自己简直成了蜘蛛网正中央那动弹不得的猎物,好想大叫,好想就此落荒而逃,再也不要见到季仲轩。

但季仲轩温柔地摩挲着她的大腿。

「嘘,嘘。别怕。」他开口,「没事的,我不会伤害妳。」

他的手带来热度,缓解了邓海欣的紧张,但也带给她更多的刺激,她咬着嘴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老天──她竟然有点期待?

季仲轩先是轻吻她的手心,接下来是手腕……

邓海欣今天穿着白衬衫跟短窄裙,他轻轻地往上摸,看似爱抚,又像是安慰,把邓海欣半抱进怀中,动作很轻柔,却很强势,不容抗拒。

「别害怕,我说妳要对我负责,但我可以给妳一点时间慢慢习惯……」

他看着邓海欣的眼睛,逐渐靠近,两人的气息吐在对方脸上,近得只能看见对方眼里那小小的自己。他的手摩挲着邓海欣的手臂,一下又一下,温暖、有力,没有一点急躁跟强迫。

邓海欣终于慢慢放鬆,她想,或许不会那幺糟糕。

她认识季仲轩,知道他人不坏,高中时期品学兼优,现在也是个正直的好律师。她这几天偷偷上网查他,知道季仲轩偶尔会免费帮人打官司,多数是家暴案件……

她闭上眼,终于接受要跟高中同学上床的事实。

季仲轩浅浅地亲上她的脣瓣,一下又一下,先是轻轻地啄着,接着两人的脣印在一起,互相触碰、试探。季仲轩的舌探入邓海欣嘴里,柔柔刮着,他没有疯狂掠夺,只是慢慢索要,非常温柔,非常醉人……

邓海欣被吻得晕呼呼的,忍不住伸手攀住了季仲轩的肩膀。

两人的舌尖交缠,温度逐渐升高,邓海欣投入其中,完全遗忘了先前的忧虑与恐惧,她只知道,季仲轩正全心地疼爱着她。

邓海欣迟疑地给予回应,舔了舔季仲轩的脣,下一瞬立刻被吞没。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放倒在床上,季仲轩覆盖在她上方,浅浅地啃咬着她的锁骨。

「啊、好痒……」她忍不住扭动,季仲轩顺着她削瘦的颈子亲吻下来,一直吻到她胸前,邓海欣才终于发现,自己前胸的钮扣已经全部解开。

「妳好漂亮……」

季仲轩的眼神非常深沉,简直能把人吞没。

「看来妳有心理準备了。」他的视线落在邓海欣胸前,眼里几乎燃起火焰。

邓海欣一愣,下一秒才理解季仲轩在说什幺。

天吶、天吶!她今天穿的是爆乳款前扣式内衣!

她发誓,她真的不是为了季仲轩,不是为了现在……她只是有搭配全套内衣裤的习惯,然后她今天早上先翻出来的内裤刚好就是要搭配这件内衣……她试图辩解,但才刚张嘴,季仲轩就轻巧地解开了内衣,邓海欣的双乳直接从束缚里解放,还轻轻晃了几下。

季仲轩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更幽暗,「太美了,简直不敢置信。」

他单手覆盖上去,慢慢地揉、像是对待什幺奇珍异宝。他先是捧着,手心惦着沉坠的重量,然后收拢掌心,不断揉捏,拇指跟食指终于掐住中央豔红的小点,邓海欣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细细地摩挲,有一道电流传到邓海欣的脑海里,她不自觉地扭动,另外一边孤立的前端更加挺立,泛起了细微的寒毛,彷彿也正在呼喊,也想被疼爱……

「不、不要这样……」

「不喜欢吗?」季仲轩掐住那个小点,轻轻拉起,乳头前端微微变形,却传来令人颤抖的快感。

邓海欣立刻听见自己破碎的尖叫。

「啊……」太过分、太羞耻了,她在季仲轩面前简直无所遁形,她的每一丝反应都被牢牢掌握,给予更大的刺激。她好想逃,先前怕被占有的畏惧,用另一种形式捲土重来──她畏惧会失去自己。

「别怕。」但季仲轩亲了亲她的额头,接着向下,直接含住邓海欣胸前的红点之一,她直接感受到一种爆炸般的快感,溼润、温热,他的舌头正在舔着自己的那个地方,甚至分开牙齿,轻轻地啮咬着、吸吮着。

季仲轩不断在她胸前肆虐,两边都被吸吮得逐渐红肿、在空气中颤抖,邓海欣拱起胸,光是这样舔舐,她就觉得快被快感淹没、吞噬。

「喜欢吗?」季仲轩问。

邓海欣拚命摇头。

「说谎。」季仲轩轻轻咬了一下,「说谎就要惩罚。」他在胸骨处用力吸吮,留下一朵绽放的红花。看着邓海欣白皙的肌肤被自己留下痕迹,他感觉到下腹处某个地方更加坚挺,迫不及待。

「呜你好坏……」邓海欣也低下头,被烙下痕迹让她有点激动,彷彿这具身体真的已经成为季仲轩的。

她想挣扎,双手却被分别按住。

「别动。」

季仲轩低低喝了一声。

他的语气严肃,让邓海欣愣了几秒。

就这一小段时间,季仲轩跪在床上的左脚,已经强迫般地分开她的双腿,他的大手向下探入了裙襬内,食指指尖立刻準确刮过邓海欣双腿之间的柔软。邓海欣瞬间倒吸一口气,天吶!不、不要碰那里!

「不可以!」

「这样就不可以了?那待会怎幺办?」季仲轩眼神更暗。

季仲轩的指尖稍微退开,又立刻覆盖上去,透过丝质的底裤,他的手掌不断按压着邓海欣敏感的三角部位,每一个软嫩的部位都没有放过,不断地摩挲,让热度越来越高。

邓海欣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眼神开始迷茫,快感如潮水一波一波袭来,即将淹没她,她从来没被其他人这样对待过,才知道原来自己来跟别人碰触,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她完全没有办法抵抗,只能不断发出呻吟声。

「啊……不要这样、求求你……」

她嘴里说着推拒的话,却没发现自己的腰开始拱起,想寻求更多。

「妳溼了。」季仲轩把手收回来,举起濡溼的手掌,又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你太过分了!」邓海欣咬着脣瓣,好想一把推开季仲轩,却又全身无力,而且她很不想承认的是,她真的贪图那些快感……

「但妳很喜欢我这样,对吧?」季仲轩撩起邓海欣的裙襬,邓海欣的双腿顿时一览无疑,他看着一双修长的长腿向外岔开,中间那块浅粉红色的丝质布料已经溼得都透出颜色,两侧的蝴蝶结丝线轻轻颤抖,他眼神立刻一黯。

「过分的人是妳……妳这小恶魔!」

「啊?」

邓海欣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感觉到下半身一凉。天吶,她、她忘了!

这是一件左右绑带的内裤啊!跟爆乳款前扣内衣是整套的,她欲哭无泪,感受到季仲轩顿时加重的鼻息,她咬着脣,可怜兮兮,「这套是人家送的,不是我买的……」

她想解释,这套火辣的内衣裤是她生日时,郑栯喜送她的礼物,可不是她自己买的。但她话还没说完,季仲轩就彷彿被这句话刺激了一样,直接把食指全部送入邓海欣体内,邓海欣尖叫一声,泪眼汪汪。

她不知道,男人天生不喜欢有别人染指自己的猎物!

「好、好痛!」邓海欣差点落泪。

「放鬆,妳夹太紧了。」季仲轩皱起眉,他亲了亲邓海欣的脣瓣,吻得她晕头转向,下半身越来越溼润,甚至还不自觉地扭动着屁股,用体内的皱褶摩擦着季仲轩的食指。

「妳以后身上的衣服,全都只能穿我送的……」他低沉地说,接着抬起上半身,食指开始慢慢进出,一进一出,抽送使邓海欣不断发出呻吟,她无力地颤抖,快感再次堆积,比起胸前的亲吻,底下的进出让她每一秒都快要疯狂。

季仲轩又加了一根手指,甚至恶劣地把食指跟中指撑开,扩张里头的通道,「妳是我的,全是我的。」

他的声音低哑,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邓海欣完全无法抵御,在快感累积到一个顶点之后,她忽然弓起身体,下腹部往内收缩,被季仲轩手指插入的地方却往外喷出大量液体。

「啊……」她尖叫出声。季仲轩一把按掉了床头的开关,室内陷入黑暗,邓海欣紧张地瞪大眼睛,听见季仲轩脱下西装裤,撕开保险套,然后爬上床,像一只凶狠的狩猎动物,覆盖在她身上。

「我看不见你……」因为刚刚的尖叫,邓海欣的声音有些微的沙哑。

邓海欣有些害怕,她的确因为季仲轩的目光而害羞,刚刚也不断希望他不要看着自己的脸。但灯全关了,她连现在拥抱着自己的人是谁都看不见,她开始颤抖。

「对不起,别怕,是我、还是我……」季仲轩的声音放得很轻,他不断吻着邓海欣,细碎的吻像蝴蝶一样落在邓海欣的脸上跟胸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不要害怕……」

听着季仲轩不断抱歉,邓海欣的心忽然非常酸涩,这一切都是她害的吧?

要不是因为她做的事情,让季仲轩心理产生这幺巨大的阴影,季仲轩现在应该早就拥有非常幸福的爱情了吧!说不定孩子已经满地跑了呢……

想到这,她忍不住伸出手拥抱着季仲轩,轻轻地回应他,「我不怕、我知道是你,我不怕。」

季仲轩的身体一震,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不断舔咬着邓海欣的身体,让她发出绵延不绝的呻吟。她的双腿被他拉开,分开在自己的左右腰间,他挺着早已胀痛不已的灼热,猛地一送,邓海欣已经非常溼润,前端很顺利地滑进去,但到中段的时候却非常疼痛,她尖叫一声,试图推开季仲轩,季仲轩也发觉不对,但他头上冒出细汗。

「别动,我停不下来了!」他按住邓海欣的腰,直接整个埋入,邓海欣顿时泪眼汪汪,不断拍打他,但季仲轩如他所说,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他只能咬着牙,慢慢抽出又深深埋入,「再一下子就好了……」

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快速律动,但刚刚突破的那一瞬间,他很惊愕地发现,邓海欣竟然是第一次。他发誓,他真的没有处女情结,但邓海欣这种完全属于他的感觉,还是让他几乎失去理智。

他逐渐加快速度,邓海欣的尖叫越来越大声,这幺激烈的性爱让她完全晕头转向。她在黑暗中什幺都看不见,感官却更加清晰,可以感觉到季仲轩的每一次喘息跟每一滴落下的汗珠,还有体内那个正在不断搔刮着自己的部位。

相较于这些,前头的快感根本只是小菜,现在才是她几乎无法承受的高峰,她感受到自己的脑海有一片烟火,灿烂、空白,什幺都无法思考,她的尖叫染上哭音,希望季仲轩可以饶过她。

但季仲轩不知疲倦地律动,一次又一次带来更多的快感,邓海欣感受到自己的下腹部不断紧缩,高潮也随之而来,她喷出更多溼润的液体,却只让两人的交叠越来越激烈。

「啊、又来了。你、你放开我!」她尖叫,她最溼润的地方顿时紧缩,不间断地绞着季仲轩最坚挺又最脆弱的地方。

(未完,完整文章请见尖端出版《专属疗裎》)

本文出自《专属疗裎》尖端出版

专属疗裎(5)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