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叫做自然 >如何训练荷兰人看《后宫甄嬛传》? >

如何训练荷兰人看《后宫甄嬛传》?

评论251条

 如何训练荷兰人看《后宫甄嬛传》?

  台湾疯欧美剧的人不少,虽然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甚大,但至少在我们包山包海的教育方式下,也让我们对西方文化有着一定的接触和认识;因此在看欧美剧时,至少对我个人而言,文化的冲击不算太大。原本以为这种本土和世界文化史观并重的教育体系是普世皆然的系统;然而和一些欧洲朋友闲聊后才发现,歹痔恩係憨人想得那幺简单!以我取得、不具统计效力的欧洲小样本来说,在历史地理两个领域中,皆是以本国为主,再加上些许欧洲其它国家的简单文史而已。其它和本国较无关的亚洲、美洲等等文史,对这些欧洲人来说,可以说是模糊的一大片(注一)。是以,在我的超随便田野调查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好有世界观哦!在台湾填鸭式教育数十年的濡染之下,我可是具备了收看欧美剧无碍的另类出走能力哦!这可是真真切切的与国际无缝接轨呢!什幺都可以输,就是看电视的能力不能不如人啊!

  那幺对自以为身在世界中心却只知欧洲文史,对于他国文史不甚了解的某些欧洲人来说,在观看中国古代宫廷剧时,到底会不会产生文化障碍呢?于是作者我极具用心的找了个荷蕃来和蕃一下,邀我的荷兰朋友一起观看有无数矫情贱人的《后宫甄嬛传》。像《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那样以欧洲中古世纪为背景的奇幻剧,老娘都可以看得津津有味了,叫个老外看个《甄嬛传》,应该也不算过份吧!因此我千辛万苦的帮他在网路上找到英文字幕,再搭配我的不负责任解文化解说,就这样慢慢的看,也从贵人看到莞嫔,再过几天就要封妃了!而看影集时,我要解释的内容,从三跪九叩的数字三和九怎幺来,到剧中所出现的各种花卉花语,我都得好好的解析一番。但在这样强力的洗脑下,我朋友果然对中国文化有了深入的认识。像是他也想要每天有很多牌子可以翻啦!哪里他也可以买一台鳯銮春恩车来接他的妃子们一起共渡春宵啦!最重要的是,他也学会说一两句中文啰!

  有一天他笑咪咪的看着我说:「我会讲一句中文哦!」

  「哦!真的吗?快说来听听吧!」我欣慰的看着他说。

  真不枉费我花那幺时间做即席口译及文化解说;果然番邦之人仍是有可教之徒的!于是他开开心心的用着标準外国人腔的中文说了这幺一句:

  「都起来吧!」

  说完还兴高采烈的问我这句是什幺意思!他接着很认真的说,因为剧中人一天到晚都在讲这句话,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学起来了!唉!皇上,是这样也没错;但是里面的人也一天到晚都在叫「娘娘」啊?你怎幺就学不会叫我声娘娘呢?

如何训练荷兰人看《后宫甄嬛传》?

  我在荷兰的台湾朋友,听到我教该荷兰友人看甄嬛传后,火速送了前阵子在台湾红到不行的「朕知道了」胶带,当作他学会说「都起来吧!」的贺礼。收到礼物的他,不但喜滋滋的把胶带贴在行李箱上当装饰,今年夏天就开开心心的拖着「朕知道了」出门去旅行;闲暇之余,更是不断的在我面前複习「都起来吧!」、「朕知道了」两句话!弄得我跪安也不是,领旨也不是,一整个只想去碎月轩好好待着,闭门思过!

  另外荷兰语中,很有名而外国人不易学成的一个音素, ──小舌擦音 (uvular fricative),文雅的解释,这个音叫「喉音」;讲白了,就是吐痰时发的声音!因此这位荷兰皇帝常被我笑,说他讲话一直吐痰是怎样?有病就要去看医生啊!而在我的长久讪笑之下,有天他在看甄嬛传时,突然很开心的指着银幕上猛翻白眼的华妃说:

  「你听听看!华妃讲话也有喉音啊!所以又不是只有我们荷兰人讲话会吐痰!你们讲中文的也会啊!(注二)」

  从此之后,只要华妃在银幕上一开口,他就会在下面一直发吐痰音以示找到知已,还敦促我快练习荷文里的吐痰音,还很有信心的鼓励我:华妃行,你也行的!待华妃一头撞死后,更是无限惋惜的表示,再也听不到华妃亲切的乡音,真是太可惜了!

  在我的苦心栽培之下,我造就了一个只会说「你好」、「朕知道了」和「都起来吧!」,而且天天想翻牌子兼叫我一直吐痰的荷兰人;但这位荷兰皇帝也藉由观看甄嬛传,观察到中国/台湾文化中许多异于西方文化之处。举例来说,戏中人常以隐喻、譬喻法来对话,对向来讲话直白的荷兰人来说,常搞不清楚话里真正的涵意。所以他常常看一半就问我:为什幺现在又在讲花呢?为什幺又在讲历史故事呢?在诸多解释后,他终于明白剧中人的说话哲学与艺术。现在只要看到皇帝要以政事询问甄嬛意见时,他马上就会说:又要以古讽今了厚!只可惜,在现实生活中,他仍是不改荷兰人说话直白特色,像是一见面就立马指着我的新裤子说:

  「你今天穿这条裤子,看起来腿很粗说!」

  「看起来腿很粗说!」

  「看起来腿很粗说!」

  「看起来腿很粗说!」

  「看起来腿很粗说!」

  此外,像是我们会因身份地位的不同,而对他人有不同的称谓;譬如,天子虽为全国地位最尊贵的人,但天子的父母,在某方面来说,地位仍是凌驾于天子之上,故所有的人都要尊称天子为「皇上」,只有太后能使用「皇帝」这个称谓。光是这样称谓的不同,让他得以对传统中国/台湾社会中的君臣阶级制度和家族模式,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也比较能够感同身受,身为一个台湾人,身上所承受的家庭期待和压力。

  总结的来说,我所遇到的欧洲人,大部份都对东方文化所知有限;因此若要让他们看历史宫廷戏时,一般而言,都需要大量的解说并辅以优质的翻译,才能够让他们真正的理解剧中内容,难度比我们看欧美剧时大上许多,但并非不可能之事!虽说以电视剧作文化教材是有许多可议之处,但若纯粹以文化交流的角度来说,倒也不失为一个轻鬆而有趣的方式。台湾人疯欧美日韩剧多年,那幺,什幺时候,台湾也能拍出自己的通俗代表作,与各国和蕃一下,让其它国家的人更了解台湾文化,在遇到台湾人时,都能说上一句:「呷饱没?」而不是只会问我们:

  「你说你是泰国人?」

  「你们吃狗肉厚?」

作者注一:我也曾遇过许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欧洲朋友;他们不但知道中国和台湾在现今的微妙关係,连蒋介石和国共内战的历史都说得比我清楚。但这类的朋友,多半是因自己兴趣而自行钻研这方面的知识,绝大多数非从高中以前的正统教育体系里习得的。

作者注二:像是「很好」的「很」:如果发ㄏ音时,不只是发气音,连喉头声带一起震动,发出吐痰一样声音,就是小舌擦音。一般而言,台湾人要发这个音并不会太困难,只是在中文里,两种发音并不用来区别字义,只是口音或个人说话方式上的变化而己。但在荷文里,则具有区别字义的作用。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考维基中的解释(荷文中的g发音、喉音)。

封面图片出处:Alexandra Crosby@flickr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